王阎信息门户网
您的当前位置:王阎信息门户网 > 社会 > 时光丨风喻:那年我被蛇咬

时光丨风喻:那年我被蛇咬

2019-10-22 08:44:59  

冯玉(成都)

那年暑假,我被在我家后面山坡上挖柴胡的毒蛇咬了一口,生命危在旦夕。

那时,这个家庭穷得一年见不到肉的影子,更不用说按时支付几元学费了。如果你想在全班同学面前不被老师多次叫去上学要求学费,你只能利用暑假挖柴胡卖书来赚取学费。

柴胡分为大柴胡和小柴胡。DC柴胡比较强壮,晒干后只能卖到8美分一公斤,所以我们不愿意挖。柴胡非常细而且高。晒干后可以卖到每公斤0.25元。有许多人在挖掘它。柴胡通常生长在桑树下(在我们当地很常见)或茅草堆和陡坡上,很难挖掘。

山上、桑树下和茅草丘里正是乌梢蛇和竹叶青蛇的夏季栖息地。挖柴胡的人必须先用桑树上的长棍或柴胡茅草桩戳,确认安全后再挖。

那一年的暑假特别热。从中午12点到下午3: 30左右,没有孩子会上山放牛或挖柴胡。为了顺利交学费和在9月1日开学时收到新书,我总是选择午饭后挖柴胡上山。中午,毒蛇也很活跃。

在我家住的长梁山,小柴胡长得很多,但是由于某种原因,很少有人在那里挖柴胡。那天下午两点左右,我已经上山将近一个小时了,一棵树也没挖。我非常焦虑。我来到长梁山的一个斜坡上,先用锄头把儿子戳到桑树下,然后走进桑树挖。

因为我家很穷,天气又热,所以我只穿了一双草鞋,爸爸用稻草杆给我们打了一双。为了挖更多的柴胡,我忘记了我父母常说的桑树下的危险。当我沉浸在清理柴胡根部的土壤时,危险一步步向我袭来。

一只成年乌梢蛇从后面钻进了我的右脚跟,毫不犹豫地在我的右脚跟上留下了齿痕。当我转身时,咬我的乌梢蛇只把它的短尾巴留在了桑树旁边的草地外面。

那时,我很无知,认为它不是太大,不会被蛇咬。采集柴胡后,步行回家。当我到家时,我感到右腿麻木,笑着告诉躺在床上生病的父亲被蛇咬了。

父亲一听,立即脱下我的裤子,发现我的右腿在膝盖上肿了起来。我妈妈马上带来了麻绳,我父母用麻绳紧紧地绑着我的右大腿根,然后打了个结。结好之后,我父亲背朝着镇中心医院跑去,不管他刚刚接受手术的脚底有多痛。

那时,蛇毒非常稀少。医生在蛇咬他的地方开了一个洞,让血液流动,直到黑色的血用完,腿的颜色恢复正常,然后进行输血。

那天,在释放黑血的整个过程中,我父亲把我抱在怀里,没有放开我。当医生要求父亲支付输液费用时,父亲把我放在床上,走向病房外面。我看见父亲颤抖的脚步和他身后带血的脚印。

时间已经过去36年了。就像昨天一样,我父亲用脚底疼痛流出的血来恢复我的生活。

[如果你有新闻线索,请向我们报告。一旦被收养,你将获得一笔费用。新闻微信关注:ihxdsb,新闻QQ: 33864057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