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阎信息门户网
您的当前位置:王阎信息门户网 > 体育 > 田径世锦赛|三金三银三铜创26年最佳战绩,中国田径剑指东京奥

田径世锦赛|三金三银三铜创26年最佳战绩,中国田径剑指东京奥

2019-10-31 13:46:00  

在“后博尔特时代”,美国人已经成为男子短跑的新主人,而女子短跑仍然由牙买加运动员主导。以埃塞俄比亚和肯尼亚为代表的非洲中长跑仍然不可动摇。中国和日本共同赢得了比赛的所有金牌。经过十天激烈的比赛,2019年多哈世界田径锦标赛昨天结束。从宏观角度来看,牙买加男子短跑没有博尔特有点孤独,但传统强人在其他项目中仍然有明显优势。如果视角转向个人,这将是一场新明星涌现并经历格局重组的世界锦标赛。

在这样的格局下,中国田径队交出了26年来世界锦标赛的最佳记录,获得3枚金牌、3枚银牌和3枚铜牌。金牌总数、奖牌总数和团体得分都超过了上届锦标赛。奖牌榜和总分榜的第四名基本符合中国田径的现状和水平。除了9枚奖牌外,中国队还在几个项目上取得了突破——同样是三人组选手的谢叶榛在过去一年的男子200米项目中继续保持强劲的表现,成为第一位进入该项目决赛的中国选手。谢文俊的康复让沉默了八年的中国跨栏再次成为焦点,并再次出现在世界锦标赛男子110米栏决赛中。虽然最后的结果有些令人遗憾,但22年后再次获得4×100米接力决赛资格的中国女子短跑正在经历强劲复苏。然而,也不可避免的是,这九枚奖牌分布不均,都是由女运动员赢得的,都集中在行走和投掷领域,其中一枚金牌和一枚银牌也来自非奥运项目中的女子50公里行走。明年东京奥运会的最终考验是,中国的田径仍然面临许多挑战。

走出山谷,展现新面貌。

随着上诉的成功,在牙买加明星麦克劳德摔跤的影响下,在最后时刻名列第五的西班牙运动员奥尔特加(Ortega)终于在疑虑中与法国选手拉加德分享了铜牌。谢文俊的排名也从原来的第四位下降到了第五位,无法享有“除刘翔之外的中国历史上最好的跨栏运动员”的美誉——这一排名也被2007年大阪世界锦标赛的资深董鹏使用。然而,对于已经与世界锦标赛决赛隔离了八年的中国跨栏,或者对于已经连续三次在世界锦标赛决赛中失利的谢文俊来说,这就足够了。世锦赛的突破不仅意味着谢文俊运动生涯的一个重要转折点,也增强了他走“七步登顶”技术改造的决心。他坦率地说,由于一系列原因,如世界锦标赛前三周突然受伤,无法适应国内外时差,以及5月初亮相,本届世界锦标赛尚未展现出最好的自己。明年的东京奥运会可能是谢文俊爆发的舞台。

男子200米赛跑也发生了类似的故事。谢叶榛经历了一系列挫折,如由于热身不足和半决赛表现不佳而差点退出预赛,在重返200米这一主要赛事后,他开始了自己的职业生涯,表现出了无畏的决心。面对预赛和半决赛之间不利的分组,他仍然以强劲的势头晋级决赛。决赛第七名是中国田径短跑历史上最好的位置,这仍然是基于谢叶榛被分配到第二个不利的传球的前提。从谢叶榛的角度来看,这次推广已经超越了即使在奥运会上也不会遇到的“五星难题”,这增强了其在未来继续参加100米、200米和4x100m米接力赛的信念。

尽管苏田冰以前遭受过腰部受伤和缺乏系统训练的困扰,但仍有望稳定在世界前八名的中国男子4x100m米接力赛进入决赛。锁定东京奥运会的名额也意味着中国男子接力赛在接下来的一年里不必急于争夺奥运积分。相比之下,发生在中国女子接力队的故事更令人震惊,结局也更令人遗憾。该队在国际比赛中交接接力棒时犯了很多错误,在女子4x100m米接力预赛中取得了42.36秒历史上的第二好成绩,22年后进入了世界锦标赛决赛。起初,他们只需要完成比赛就能为东京奥运会赢得一席之地。然而,在噩梦般的决赛最后时刻,他们犯了一个可笑的交接错误。第三名选手孔令伟未能在交接区与第四名选手葛曼奇完成交接。与他们讨论后,他们再次返回移交区,但结果仍然无效。由于未能完成比赛,中国被排除在世界锦标赛前八名之外,取而代之的是在预赛中未能以最佳成绩晋级决赛的队伍。就像两年前,在伦敦世界锦标赛上犯了一个错误后,葛曼奇再次流泪。幸运的是,结果还不算太坏。根据规则,除了世界锦标赛前八名的队伍之外,在奥运会资格赛中得分最高的八支队伍也将有资格参加奥运会。对于中国队来说,在过去一个月左右的时间里,他们已经连续创造了球队历史上最好和第二好的成绩,明年登上奥运舞台的希望仍然不小,但他们需要尽快从噩梦中恢复过来。

后悔之后,坚定地前进。

异常的午夜比赛时间和闷热的多哈气候并没有阻碍中国女子竞走的完美表现。刘虹传奇般的行走生涯仍在继续,她在分娩后的第一次世界比赛中赢得了女子20公里行走冠军。作为中国在这一领域的新领导者,梁瑞转向女子50公里步行,并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获得了世界冠军。不幸的是,虽然男子50公里竞走入围奥运会,但女子50公里竞走却神秘地被排除在东京奥运会之外。这将使梁瑞重返20公里的轨道,但另一方面,这也将为中国妇女赢得奥运会金牌增加一项保险。

对龚李姣来说,这次世界冠军之旅背后有着复杂的情感。两年前,在没有很多冠军的情况下,她第一次赢得了世界女子铅球冠军。现在捍卫自己的冠军头衔令人欣慰,但必须承认龚李姣在决赛中表现相当平庸。作为本赛季唯一一名成绩超过20米的选手,龚李姣19.55米的获胜成绩远非他本赛季个人最好的20.31米成绩。就连冠军自己也对自己的表现很不满意,但正如他所说,“如果我能像这样扔出去赢得冠军,我只会对奥运会更有信心。”

至少从结局来看,巩俐李姣是幸运的,而本赛季另一名性感女子投掷运动员卢辉则更令人遗憾。她创造了三项亚洲纪录,并在那一年获得了世界前三名,这一成绩普遍受到外界的青睐。然而,在女子标枪决赛的最后两次投掷中,她的队友刘世英和澳大利亚运动员巴贝尔(Babel)相继超越了她,两人在整场比赛中保持沉默。铜牌自然不会让卢辉满意,但她仍然有足够的机会在这个运动寿命相对较长的领域证明自己。

过去几年,中国田径运动持续快速发展,但不可忽视的是,一些曾让外界感受到强劲崛起势头的事件,现已显示出回归沉寂的迹象。中国男子跳远在团体赛中占有优势,但表现不佳,只有王建安勉强晋级决赛。北京世界锦标赛铜牌得主最终仅名列第六。然而,在男子跳高比赛中,王宇仅名列第十,未能像四年前的张国威那样登上领奖台。

(本报多哈10月7日特别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