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阎信息门户网
您的当前位置:王阎信息门户网 > 国际 > 中国巨轮是如何实现全球测控的?老工程师“解密”加入船队30年

中国巨轮是如何实现全球测控的?老工程师“解密”加入船队30年

2019-11-01 11:19:53  

帆船王源7号

方何裕是王源7号船上的海洋系统工程师。自从1990年3月在王源1号上参加工作以来,他把自己的全部青春毫无保留地奉献给了祖国的航空航天和远洋测控。

“我将于明年3月正式退休,届时我将在王源号上呆30年。”方何裕告诉记者,他曾与从1号船到7号船的每一个王源人共事,“所以我有幸目睹了过去30年整个王源舰队的发展和变化。

导航范围:从单一太平洋TT&C到全球TT&C

时间可以追溯到30年前,当时王源舰队只有两艘调查船。通常,它只在赤道附近的太平洋执行卫星勘测和控制任务,从未去过印度洋和大西洋。此外,当时,船只1只能“测量”,而不能“控制”,卫星跟踪和远程控制只能从王源船只2实现。

“然后3号船下水,从那时起,王源舰队的范围逐渐扩大。”方何裕说,“我在3号船上去过百慕达,也去过好望角。远程舰队的轨迹逐渐覆盖了三大洋。”

根据方何裕的记忆,30年前,中国的科技实力不如现在发达。发射的卫星只是通信卫星和气象卫星,数量相对较少。因此,地面监测单元之间的距离不是特别大。

然而,随着中国空间技术的迅速发展,发射的卫星和航天器的数量和类型不仅在增加,而且变得越来越复杂。赤道附近单一的海上测控系统已不能满足中国航天工业的发展需求。

“因此,王源走得越来越远,开始在全球范围内进行网络监测和控制,从而确保神舟、天祝、天宫、嫦娥和北斗等许多不同类型的卫星和航天器成功发射和顺利进入。”方何裕说道。

起初,长途船队航行时不需要在外国港口停留。随着航行范围越来越大,航程越来越长。渐渐地,王源开始在越来越多的外国港口停靠补给品。

"我们的船大约在1998年开始停靠外国港口."方何裕回忆道,“起初,它只是一两个固定的港口。如今,世界各地的港口,如南非、澳洲、纽西兰、斐济和印尼,都能看到我们的王源。”

方何裕在中央控制室工作。

动力系统:从蒸汽锅炉到中央控制室

在过去的30年里,除了卫星测控技术的跨越式发展,远洋船舶的动力系统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当方何裕告诉记者王源1号和2号船是由蒸汽动力驱动时,记者不禁露出一些惊讶。因为在记者的印象中,蒸汽动力船应该是第一次工业革命的产物。

“王源1号和2号是中国第一代空间海洋勘测船,开发于20世纪70年代。当时,中国的内燃机制造技术还不够成熟。只有依靠蒸汽动力,它才能为远洋船舶等巨大物体提供足够的推力。”方何裕向记者解释说,“因此,1号和2号船需要燃烧锅炉,使用的燃料是重油。”

后来,随着内燃机技术的进步,20世纪90年代开发的王源3号和4号船转向内燃机动力,轻柴油成为两艘第二代空间海洋考察船的主要燃料。

在最新一代王源7上,动力系统采用了更先进的共轨电喷柴油机,实现了动力系统的高度数字化和集成化。过去,电力系统的工作分散在3322号船的各个角落。现在,7号船上的电站、损伤控制中心和主机中央控制室全部集成,电力系统的所有值班岗位全部集中。

“你看,这个房间可以实时监控船舶电力系统的整体运行,从而大大提高管理效率和我们的工作环境。”方何裕指着中央集中控制室里的大大小小的仪器和显示屏说道。

此外,电力系统的人员结构也发生了相当大的变化。“当我第一次登上这艘船时,船上所有教育背景和水平的人都拥有它;现在,我们这里的工作人员大多是大师级的,越来越多的医生也加入了期待的团队。”方何裕说道。

生活条件:从“水比油贵”到24小时供应生活热水

在前王源号上,七八名船员共用一个船舱。

谈到船上生活条件的变化,方舟子和俞敏洪也感觉很好。

三十年前,王源号的船员需要七八个人挤在一个小客厅里,每个客厅只有一个厕所。

在饮食方面,由于冷藏和保存技术相对落后,船员在每次航行后十天内几乎不能吃叶菜,只能依靠土豆和萝卜等根菜吃饭。

"尤其是淡水,30年前我们出海时,水确实比石油贵。"方何裕说,因为从陆地上运送的淡水非常有限,而且当时船上没有专门用于船员生活的海水淡化设备,船员只能使用有限的数量,只能每隔一天使用一次生活用水。

“那时,船上有一个供水站,每两天供水一次。每天早上,当我听到收音机说现在要排水时,每个人都会拿着一个白色塑料桶排队依次取水。”方何裕说,“每个船员一次只能泵10升水。这10升水涵盖了两天内每个人的总消耗量,甚至包括洗碗。”

当淡水短缺时,30年前的王源号船员出海时通常没有洗澡水。但是,我们涡轮系统的工程师可以享受一点“优惠待遇”——因为机舱的温度比现在高,通常达到60℃到70℃。每次我们下去检查时,都必须汗流浃背,这样换班后每个人都可以洗3到5分钟的澡。”方何裕说,“其他位置的船员根本没有洗澡的条件。他们只能拿一条蘸了水的毛巾,简单地擦拭自己的身体。”

三十年过去了,现在王源号上的船员已经住在宽敞舒适的双人房里,每个房间都配有独立卫生间。此外,船上还配备了储冰和惰性气体保存设备。船员可以在航行一个月内的任何时候吃新鲜绿叶蔬菜。

“特别是在水方面,现在7号船上有四个海水淡化装置,每天可以生产140吨淡水,不仅可以实现24小时供应生活热水,而且每天还可以节省一些费用。”方何裕说,“多余的淡水也可以用来压舱,以确保船有足够的稳定性。”

方何裕告诉记者,如果30年前他们没有经历过船上的艰苦生活,很难意识到今天船上的生活条件有多幸福。“只有拥有强大的国力和科技进步,我们才能期待舰队在过去30年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方何裕说:“因此,我不仅为自己是一个遥远的未来而自豪,也为自己是一个中国人而自豪。”

作者:本报记者王星记者卢伟黄杰

照片:黄杰,刘士亮编辑:王星责任编辑:赵正南

中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