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阎信息门户网
您的当前位置:王阎信息门户网 > 综合 > 勇冠三军的开国中将,徐向前送他外号“王疯子”,《亮剑》李云龙

勇冠三军的开国中将,徐向前送他外号“王疯子”,《亮剑》李云龙

2019-11-03 10:59:23  

温/宋冯英

王金山1915年出生于湖北省黄安县高桥徐家田村(今红安)。他15岁参军,16岁当连长。他英勇作战,赢得了三支武装力量,因为他擅长艰苦的战斗。先后担任第四红军第十师副司令、八路军第129师386旅旅长、晋冀鲁豫野战军第六纵队司令员、第二野战军第三兵团副司令员、第三志愿军副司令员。到处都可以看到王金山驰骋在鄂豫皖苏区、川陕苏区、第四红军长征、抗日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的前线。

他被称为“疯狂的国王”

王金山原名王文山,童年的苦难让这个少年充满了成吉思汗对外界的向往。1930年,工农红军袭击了他的家乡。一位姓詹的共产党员告诉他一个他从未听说过的事实。王文山毫不犹豫地加入了红军。他想变得像山一样强壮,改名为王金山,开始了一场革命之旅。

一九三一年十一月,在黄安七里坪,中国工农红军第四集团军总司令许向倩主持了粉碎敌人第三次“围剿”的战斗会议。第一项任务是突破海拔1000多米的蟑螂山主峰,以第11红师第31团为主攻,第10红师第30团为总预备队,王金山为营长。在敌人和敌人的长期对峙中,第31团放松了,敌人在夜间潜入。第30团团长王宏坤带着增援部队向前冲去。当敌人接近第31团指挥所时,第30团从敌人左侧插入,但很快被双方包围。向倩总是站在红旗下的最前线。王金山和第30团的其他成员受到了极大的鼓舞,最终开辟了一条血路。红四方面军利用这一形势攻克了黄安市,创造了我军第一次夺取敌人全师防御坚固堡垒的辉煌记录。敌军师长赵关颖被俘。许倩倩注意到小牛:“哈!我还有这么漂亮的小营长!一个吓得敌人尿裤子的“疯国王”从那以后,王金山被戏称为“疯狂的国王”。

1933年10月下旬,四川军阀刘翔对第四集团军发起了“六路围攻”。第28团在防御战中几乎筋疲力尽,团长王金山始终处于领先地位。1934年夏天,红军转向反攻。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第28团的战线最长,敌人的兵力高达10比1。敌人砍倒大树做梯子,进行了猛烈的反击。王金山盯着他红红的眼睛:“打我,用力打我!”在给敌人造成重大伤亡后,王金山应王宏坤司令员的要求,从包围圈中出来,进攻东西山的制高点。敌人向第28团排开火。王金山拿起他的机枪发动了反击。第28团表现出异常强烈的战斗意愿。陆军司令王宏坤评论道:“在战争中,王金山‘硬’,像钢铁一样硬。不管条件有多困难,交给他的任务都能完成,这是令人放心和满意的。他带来的部队能够很好地进攻和防守。”

◆抗战时期的王金山。

在长达10个月的“六面围攻”战役中,王金山率领第28团坚守战线。在一场战斗中,士兵们在连续战斗了五个晚上后筋疲力尽,露营后很快就睡着了。王金山也累极了,但长期以来夜间放哨的习惯让他睡了一会儿就醒了。王金山隐约感觉到远处一阵沙沙声,有那么一会儿他直觉地知道敌人已经碰了他。“我该怎么办?”王金山的大脑旋转得很快。有多少敌人仍然未知。如果我们在这个时候喊“敌人进攻了,我们被包围了”,熟睡的士兵肯定会惊慌失措,失去立足之地。关键时刻,王金山摇着胳膊喊道,“同志们!敌人正在逃跑!抓住囚犯,交出你的枪,不要杀他们!”刚刚打了一场漂亮仗的士兵听到了充满战斗自豪感的口令。他们甚至忘了带衣服,拿着武器冲出来杀了他们。相反,敌人感到困惑和混乱。天亮时,我从俘虏那里得知,这是范绍曾旅,隶属于刘翔的主力王牌师,被其他红军部队打败后逃到这里。最后,我遇到了王金山的28个团,又被打败了。从此,王金山的革命生涯就有了消灭一个旅的辉煌历史。

1935年4月,红四方面军在江油与四川军进行了一场激战。徐尤氏司令员命令第28团作为后备队发起反攻。王金山二话没说,立即冲上前去。一颗子弹击中了王金山的胸部,王金山陷入昏迷,被抬离地面,影响了部队的士气。“王金山!王金山!”徐总司令向倩看着这个,同时喊着总司令的名字。王金山被叫醒,一个血淋淋的人和一个担架重新出现,直到他头部中弹,倒在许帅身边。1935年10月,已经担任第10师副司令的王金山率领突击队越过四川西部的大金川。部队登陆后,他冲锋在前,扛着机枪和敌人,命令部队占领滩头阵地,掩护兄弟们过河。

第四集团军和四川集团军在天全又相遇了。刘翔的“模范师”郭勋祺吹嘘道:“即使有数万红军,也很难越过自然屏障!”第四红军第十二师最初的进攻全部被镇压,向倩总司令命令王金山率领第十红师进攻天全。拂晓前,全军渡过天全河,猛攻城南的浮桥。王金山亲自扛着机枪下来杀了敌人的头,跟着逃跑的敌人进城,占领了“模范师”总部。郭勋祺率领残兵前往天全东郊的梅子坡,利用预备队反击红军。红军与敌人肉搏战,郭勋祺失去了洪雅。在天全的第一场战役中,我军消灭了2000多名敌军,成为红四方面军长征中的最佳战役。

朝鲜战争

王金山总是冲锋在前。同志们担心他的安全,派了几名警卫跟随他参加战斗。他一向前冲,就被压住了,焦虑得连踢带咬。长征结束后,21岁的王金山成长为红31军第93师的指挥官。1937年全面抗日战争爆发后,王金山担任八路军129师386旅772团副团长。他不相信“日军不可战胜”的邪恶,决心显示中国人民的威望。10月下旬,在陈赓准将的指挥下,王金山在娘子关以南、晋冀交界的戚根村设置了两次伏击,以少胜多。1942年,王金山接任386旅旅长。次年3月,他还担任太岳军区第二师师长。太岳军区司令是陈赓。他们转移到豫北和河北平原南部,消灭了湘塘铺和湘成固的日本精锐部队。日军咬牙切齿地提出了一个目标:“只打386旅!”

日本华北陆军最高司令冈村宁次采取恶毒的“铁打三层阵地新方法”,声称要彻底摧毁我们的太岳抗日基地。日本大本营非常兴奋。来自120多个中队(连)的120多名“优秀”军官专门从中国各战场抽调,并加入“中国派遣部队步兵学校”的学生组成“帝国军官观察组”观察现场。冈村大叫:“迫使共产党军队与黄河岸边的水作战,要么倒下,要么死去!”

◆抗日战争期间,王金山(左)和陈锡联合影。

1943年10月,王金山386旅第16团被调往延安执行保卫党中央的任务。当得知日军总会经过临洮高速公路时,王金山决定“偷羊”,与他作战。洪洞县汉乐村地势险要,是伏击的理想地点。但是,它离县城很近,必须很快决定。王金山带领整个团的连以上干部勘察地形。第16团在24日早上迅速进入伏击区。在一连等了四五个小时后,挂着太阳旗的日本车队终于胜利地来了。那是“帝国军官观察战斗群”。他们认为“铁辊扫荡”已经一个接一个地胜利地消灭了我军的主力,以至于连警卫队和观察所都没有派出。

当日军进入伏击圈,战斗开始时,日军赶紧命令充当掩护的魔鬼“学生军官”战斗到死。第16团跳上公路,按计划挡住了敌人的去路。一支日本军队英勇作战。王金山下令将其分割并包围。该团的士兵与魔鬼并肩作战。第四连和第八连班长甘荣发被日军指挥官枪杀。大多数日本军队死伤惨重,无法互相照顾。看到没有逃跑的希望,敌人立即集合了残余的士兵,并打算赢得一个立足点来寻求帮助。王金山看穿了敌人的企图,立即下令不惜一切代价消灭敌人。他脱下外套,用刀参加了战斗。大约有一类恶魔保护了几名指挥官,躲在一个破山洞里,用机枪射击。公司指导员郑广南拿起一捆手榴弹向山洞走去。一声巨响,郑广南和敌人一起死了。

许多日本军官目睹了整个战斗过程,知道总的形势已经结束,绝望地举起刀子,剖腹产自杀。冈村宁次勃然大怒:“再牺牲两个团也会吃掉这个共产主义强盗!”他派出六架在战场上支援的飞机进行轰炸,并从附近派出数千名日本军队进行包围。就这样,敌人“铁辊三层阵地”的部署陷入混乱。王金山率领部队成功突破三条路线,于12月中旬成功抵达陕甘宁边区。冈村宁次的“铁辊扫荡”不得不提前结束。当时,“疯狂王笑和冈村宁次跳”的笑话在根据地传开了。

韩吕奥的伏击彻底歼灭了日军中队长以上80多名军官,其中包括一名少将旅长和上校旅长6名上校。他有着辉煌的记录,受到了八路军总部的特别电报的赞扬。延安解放日报在1944年1月3日发表了一篇专题文章,赞扬“在敌占区创造了一个伏击战的光辉榜样”。3月2日,重庆《新华日报》发表罗奇伦的《朝鲜战争》,称“为中国抗日战争写下了光辉的一页”。蒋介石也发了一份“奖励”电报。1944年春,改名为新第四旅的第129师在延安“抗日大学”学习的王金山担任新第四旅旅长。毛泽东握着他的手:“我早就听说第四集团军有一个“疯狂的国王”。太神奇了。革命需要这样的疯子!”“勇敢!果断!有勇气抓住战士,打一场漂亮的仗!”

大洋湖之战

一九四五年七月,抗日战争接近反攻的最后阶段,但是国民党胡宗南部对陕甘宁边区发动了进攻。毛泽东勃然大怒:“无视国家的荣誉感,真是一群疯子!要对付反革命疯子,必须用革命疯子。告诉‘疯王’教这个‘疯胡’。”直到7月27日晚上,王金山率领他的部队与国民党军队进行了激烈的战斗。他主动从耶泰山阵地撤退,国民党军队趁机前进后再次进攻。当王金山指挥反攻时,他调动部队说:“打国民党敌人是凶猛、无情、准确的!进攻时,不要像茶壶一样倒开水,而是要长时间倒一点,就像把一整桶水倒进火锅里一样。手榴弹爆炸时,你的刺刀必须戳进他们的肚子里!”官兵们很兴奋,找回了雪人。延安军民欢欣鼓舞。

解放战争开始后,晋冀鲁豫野战军是在八路军第129师和晋冀鲁豫边区地方部队的基础上形成的。王金山的部队重组为第六纵队,担任指挥官。1946年8月,在我休养期间,蒋介石从14个整编师中派出一支38万人的强大部队,企图在定陶和曹西安地区攻击我。国民党郑州绥靖办公室主任刘志威胁要在不到两周的时间内占领鲁西。此时,我军只有四个纵队,五万多人,许多组织单位,甚至两个营,都不够强大,不足以被逼到龙海路以北、老黄河以南的狭窄地区。刘伯承和邓小平决定攻打蒋介石自己的军队——整编第三师,单独前进,从而扭转了我军的被动局面。

第三师训练有素,参加了对日战争,远征缅甸。赵希天司令员从黄埔一期毕业。邓小平扫视了四个纵队的大副,问了一个核心问题:如果我们不战斗,我们就必须回太行山!大家都在想,毕竟这是一场危险的比赛,实力太广,如果稍有不慎,我5万大军将会伤亡,整个中原大战不堪设想。沉默了一会儿,王金山站起来,对着地板说道,“我已经和政委讨论过了,我们会分头作战。我,王金山,今天立下了军事命令的书面誓言。我们的纵队和整个第三师做到了!我们的第六纵队与兄弟纵队相比是一个年轻的纵队。值得和我们一起战斗!只要保持主力,晋冀鲁豫解放区就能坚持下去,取得最后胜利。当我们战斗的时候,如果纵队只剩下一个旅,我将是旅长,老杜(义德)将是政委。只剩下一个团了。我是团长,老杜是政委。只剩下一家公司了。我将成为连长。纵队建成后,我们无愧于党和太行山区的村民。”

邓小平非常激动,他把手一摊,大声说道:“干得好!我支持你!”刘伯承也站了起来,“政委说了算,支持你战斗!你敢打架!”王金山首先派了一小队人与敌人保持一定距离,引诱他进入刘邓首领定陶以西的大洋地区预设的战场,然后猛扑向第三师司令部大洋湖(Dayang Lake)。刘智很久以前就听说过王金山的高超技艺,在电话里问赵希天,“你需要空军的配合吗?”赵希天的胜利是确定无疑的:“没必要,我有足够的装备去赢。”另一方面,王金山和杜义德很残忍:“六个纵队没有全部三个师!”

赵希天将第20旅第59团安置在大洋湖,该团在第3师战斗力最强。在9月3日和4日的战斗前两天,我军没有取得什么进展。5日,不分昼夜,双方开始了真正的较量。第六纵队指挥所距离敌人只有300米。王金山习惯于这样做。他说这可以提高指挥官和战士的士气。刘伯承来到前面说:“我太老了,跑不动了。我今天会照顾你的行李。”这再次鼓舞人心。

第六纵队的6个团进攻了这个村庄,把敌人的59个团压缩成一个大院。然而,由于敌人强大的火力,第六纵队也不乐观。王金山派出了一支小型后备队,组织政府部门的干部战斗到底。这是又一场势均力敌的战斗。第六栏再次显示了它的决心。敌人在我军面前失去了所有的动力,防御系统立刻崩溃了。刘邓的其余军队利用这一局势发动了进攻。整个第三师被消灭,赵希天被活捉。王金山那年正好30岁。当东西方的敌人看到最强大的集团被消灭时,他吓坏了,于是解散了。整个解放军在定陶战役中被摧毁。

王金山指挥的第六纵队以牺牲鲜血为代价加入了主力纵队。《延安解放日报》发表了一篇题为《蒋军会失败》的社论:“定陶战役的胜利是我军在中原取得突破和苏中取得胜利后的又一次重大胜利。它在扭转整个解放区南线局势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蒋军一定会输,我军胜局已定!”20世纪80年代,邓小平仍然记得王金山勇敢的军事命令:“那不是疯狂,那是革命英雄主义!”

襄阳抓康泽

1947年春,晋冀鲁豫野战军转移到河南省北部和西南部作战,寻找消灭敌人的机会。刘邓决定在豫北发动大规模反攻,兵力十万,包括第一、二、三、六纵队。王金山疯狂地向前冲去。下雪的路很滑,汽车翻倒了。王金山被困在车下。卫生部长钱新忠告诉王金山可能腿部受伤的最坏结果。当邓小平来看望王金山时,王金山心里吐露道:“政委,我是残疾人...我不能再战斗了……”邓小平如释重负地说:“你在山附近打过仗。现在你可以放心地从伤病中恢复了。当你的伤痊愈后,如果你有残疾,我会让你回到前线。”由于伤势太严重,王金山的腿还是断了,邓小平真的履行了他回到前线的诺言。

◆1947年,刘伯承、李达、宋任琼、杜义德、王金山和韦杰在大别山。

1947年8月,刘邓军队跃进大别山数千里,拉开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战略反攻的序幕。直走的先行者是王金山为了能打好仗而拿出的六列纵队。虽然王金山受伤不在前线,但政委杜义德领导的第六纵队勇敢地承担了沉重的负担。越战越强,刘邓的“王牌”就越多。一年后,王金山伤愈归来。

一九四八年六月下旬,中原国共两党的大部分军队在豫东战场上激烈交战,鄂西北康泽的十五个绥靖区被孤立。刘、邓首领掌握了战士,发起了湘(阳)番(城)战役。他们与华东野战军有效合作,在鲁南和豫东战场作战,为渡江入川战略基地的建立奠定了基础。“铁打向阳”戒备森严,以第六纵队司令王金山为主攻,正在考虑攻城计划。7月7日地形测量后,王金山决心采取大胆的策略:用“掏底”战术和“刀割三门”制造从南面进攻城市的假象,然后以敌人最强的军事力量进攻西门,“从山攻城,以主力进攻西门”。蒋介石和白崇禧确实落入陷阱,命令康泽“注意加强东南的防御工事和驻军”。康泽认为南门运作不佳,解放军将从南面进攻这座城市,并将防御重点放在南面。他做梦也没想到我军会选择在设防的西门取得突破。

◆1948年夏天,中原野战军的一些领导同志:前排是钟汉华,中间是陈再道、杜义德、刘伯承、陈毅、王金山,后排是范朝利,第二排是孔庆德。

当康泽在指挥所指挥时,第六纵队势不可挡,向西蒙发起猛攻。康泽恍然大悟:“我又一次被疯子王骗出了山。”襄阳的两万一千多人被歼灭,包括康泽和郭勋祺在内的一些中高级官员被抓获。第六纵队在襄阳市大吵大闹,从7月9日开始进攻襄阳市,并在一周内获胜。刘伯承说:“襄阳之围,王金山为首的第六纵队。”王金山被中共中央誉为“中野长盛骏”,第六纵队也被誉为“最善于解决棘手问题”。

淮海战役期间,王金山率领第六纵队和他的兄弟部队包围了黄炜兵团。战斗进行到一半,华野第七纵队在王金山的统一指挥下组成了南方集团。王金山和政委杜义德,审时度势,坚决接受了敌人85军110师师长廖运周的战场起义。1948年5月,晋冀鲁豫野战军更名为中原野战军。次年2月,它被组织为第二野战军,管辖第三、第四和第五军,第三野战军管辖第十、第十一和第十二军。王金山任第二野战军第三兵团副司令员、第十二(六)纵队司令员兼政委,参加了渡江战役和西南战役。

上甘岭的血战

1951年3月16日,中国第三人民志愿军参加了抗美援朝战争。第二野战军第三兵团、第十二兵团、第四兵团第十五兵团和第十八兵团第六十兵团成立。王金山担任副司令员兼代理司令员(陈赓司令员因病未到任)。王金山从来没有想到他被称为“胜利的将军”,在第五次战役中遭受了“巨大的失败”。

为了防止“联合国”反攻和两栖登陆,彭怀德命令第五次战役提前于4月22日展开。第六十军分为三个师,181师和179师分别担任第一梯队和第二梯队,180师担任后备队。从那以后,179师和181师分别被分配到第12和第15军,仅180师就承担了60军的作战任务。5月21日,由于缺乏食物和弹药等原因,彭怀德命令军队撤退和转移,第五次战斗暂时结束。

王金山紧急命令第60军担负起封锁第三军团的任务,其他几支部队也被调走了。第60军的指挥官日夜发布撤退命令。由于与敌人的激烈战斗,第180师直到第二天清晨才接到命令,发现右边的邻近部队已经撤退。郑启贵司令员给陆军部发了一份紧急电报,第六十军司令员下达了撤军命令。然而,当晚第60军司令又收到了王金山发来的紧急电报,误以为电报中的“各部”是“第60军必须负责整个团伤员的运送”他再次命令第180师:“停止从北方撤退,继续掩护整个团在北方和汉江以南运送伤员。”当晚,邻近部队全线撤退,但第180师落在后面,陷入了美军的包围之中,这是我军在抗美援朝战争中最大的军事损失。王金山向毛泽东承认了自己的错误。毛泽东希望他能放下包袱,在未来好好战斗。

◆第十二军司令员王金山在右边第二排,第十二军副政委李振在右边第三排,第十二军副司令员李德生在左边第一排。

王近山窝了一肚子的火,上甘岭战役中“王疯子”又一次发了疯。1952年秋,“联合国军”司令克拉克上将等人几番在中部战略

永盈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