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阎信息门户网
您的当前位置:王阎信息门户网 > 科技 > 36氪专访 | B站副总裁张峰:B站为什么也看上了独立游戏?

36氪专访 | B站副总裁张峰:B站为什么也看上了独立游戏?

2019-11-07 21:21:49  

今年,当内容平台普遍受到监管力度加大、广告疲软和环境恶化的困扰时,市场上仍在积极发展的内容公司寥寥无几,beemile serge(以下简称“b站”)就是其中之一。

b电视台董事长陈瑞最近在接受采访时解释说,“在中国,所有数量少于100亿美元的内容平台都将被淘汰”。因此,今年上半年乙站的销售和营销费用激增,仅第二季度就支出2.4亿元,同比增长88%,高于收入增长率。

那么现在的问题是如何在不破坏“我爱这个破碎的小站”的社区氛围的情况下扩大b站以实现高增长。

许多人对b站的第一印象是次要的。其他人很难进出B站,但是在不进不退、不死的危机下,B站已经到了必须“走出圈外”的时候。纪录片《一串生命》制作完成,《三体》动画改编。乙站的内容丰富度不断提高,类别不断扩大。

此外,《一串生活》(A String of Life)和《三体》(Three Bodies)等作品更有质量感,目标用户与站点B的现有用户并不完全一致,因此吸引了新用户。

作为一个占b站收入结构60%的游戏业务,它也提供自己的独立于解决方案的游戏。过去,二级游戏给b站带来了稳定的现金流,也为广告、电子商务和会员收入的增长赢得了时间。

事实上,在B站游戏区,单人游戏的流量在所有游戏类别中排名第二,仅次于电子游戏。此外,单人游戏视频内容的生产和消费比率非常健康,这意味着单人游戏内容消费的增长率高于内容生产的增长率。许多单机游戏玩家已经养成了在b站观看视频的习惯,但是单机游戏的高手是“不够的”。因此,站点B可以在单机游戏的内容制作方面充分投入更多的资源,并敦促UPOs录制更多的单机游戏视频。

另一方面,用户的审美水平也在不断提高。在乙站,一级和二级城市一半以上的用户。随着越来越多的游戏被玩,这些用户对游戏质量的要求越来越高,口味也越来越多样化。游戏方法丰富多样,制作精良,独立游戏更容易进入他们的视野。

更重要的是,与流行的二级游戏如今年的《fgo》、《蓝线》、《明日方舟》(Ark of)相比,B站现阶段独立游戏的任务是更好地为用户服务,而不是创收。

乙站副总裁张峰

以下是36氪星电视台负责游戏业务的副总裁张峰的采访记录:

氪星:让我们从为什么我们想玩独立游戏开始。

张峰:对于内容产业来说,独立游戏可以更好地代表内容本身的一些精神。

每个人都很清楚,内容通常是为了“说教”的目的。说教是你应该表达你的观点,引导你的读者或用户,无论是倡导一种价值还是提高美感,总之你有一定的目的。即使像老师对学生一样,他们也必须传递一些东西。

过去,大多数行业都是割韭菜的,没有针对任何人,但这是目前的情况。为什么中国的游戏市场会变成这样?第一个原因是盗版。

当时,中国第一代玩单人游戏的人非常理想。台湾的《剑客传奇》和中国大陆的《剑客之恋》都有自己的理想。他们想讲一些故事。讲故事的过程会传达很多东西。但最终发现所有中国玩家都在玩盗版,所以他们别无选择。

所以每个人都去做网络游戏。在网络游戏的早期,每个人都想健康地玩。在那个时候,每个人按时收取长时间的费用,生活在虚拟世界里并消耗时间是公平的。但后来发现,有一种免费模式可以赚更多的钱,首先,它不需要你买一张月卡来玩;第二个进入阈值较低。因为早期的网络游戏实际上必须购买密钥,比如魔兽世界,当它第一次出现的时候,购买一个磁盘安装游戏要花费60元或者更多。只有在游戏安装完成后,您才能进入游戏。进入游戏后,你每个月必须按时支付一大笔费用。

这时免费模式出来了,第一个零门槛,促销成本降低了;其次,玩家必须根据他们的收入水平支付不同的金额。如果你没钱,可以使用零氪星。你非常富有,花费数百万美元是正常的。嗯,每个人都认为这种模式很好,可以生存。但这绝对不是每个人的理想游戏。

氪星:内容产品商业模式的变化已经影响了内容本身。

张峰:虽然我们的站点B主要是ugc模式,但我们也认为我们是一个内容平台,应该面向用户,告诉用户什么内容是好的。所有从事内容和媒体工作的人,不管他们变成什么样,心中仍然有一些理想主义。我们希望让用户知道这个世界上有许多种游戏,而不仅仅是以前每个人都知道的那种。当一个新手村出来时,他会用刀砍人,不会再砍一千美元。

此外,一个独立的游戏可以是一种简单的快乐,拥有20个小时的快乐时光可能要花费20到30元。它也很纯净。如果你有好的技能,你就能打得很好。如果你技能差,你可以听故事。独立游戏,不管它的标题是什么,更接近于我们想要的那种电影和电视剧,更像是一部文学作品。

氪星:可以说独立游戏代表了你的理想主义情结。

张峰:一方面,我们想做“文怡再道”。但是另一方面,如果我们所有的用户都只喜欢氪金,那么我们就不需要玩独立的游戏。从2016年开始,我们明显感觉到一线和二线城市的用户有一个“自我审美觉醒”的过程。过去,用户可以通过渠道、市场和媒体播放他们想要的任何内容。用户自己没有选择,不知道如何选择,也不知道。

现在一、二线城市的信息越来越发达。用户玩主机游戏,逐渐形成认知。游戏本身的多样性也被展示出来。2014年之前,最早的时代充满了钓鱼游戏。那时,所有的流都是战略游戏,因为战略游戏技术是最容易实现的。到目前为止,它们都是mmo(大型多人在线游戏),而且越来越多样化。然后用户会知道我喜欢这样的游戏,不喜欢这样的游戏。

独立游戏代表的可能不是严肃的文学,但可能是最好的流行文学。例如,科幻小说《三体》(Three Bodies)并不是严肃的文学作品,但它的黑暗森林法则和那些面对墙壁的人的背景给人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而不是只是消磨时间,读完之后什么都不记得。

独立游戏大多是独立产品,因此可以在世界观设置和艺术风格上进行大胆创新。我们这次发布的几款新产品的艺术风格大不相同。

氪星:我们可以看到,在B站游戏区,最繁忙的棋盘仍然是电子游戏。第二种是单人游戏,然后是手游。

张峰:手游实际上相当大,但生产和消费的比例不如单人游戏健康。因此,用户有强烈的消费需求。

氪星人:“健康”是什么意思?

张峰:原则上,单人游戏内容消费的增长率高于内容生产的增长率。我们认为这个类别特别值得投资,因为它明显缺乏内容。我们将引导更多的UPo投资于这一类别的创建。然而,从手游中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它比消费更有生产力。手持旅游的门槛不高,只需录制一个屏幕即可。

36氪星:所谓的“上位是不够的”。

张峰:事实上,这并不是说upo不够。应该说,我们将引导更多的UPo在这个领域创建。

氪星:回到独立游戏,你如何定义什么是独立游戏,什么样的工作室B站会支持流量和资源,而其他人不会。这个限制和标准在哪里?

张峰:产品本身。首先,我们判断你的产品是一个优秀的产品,这是第一个。第二,也许你的产品质量不太完善,但我们认为团队有潜力,这没关系。玩游戏非常复杂,需要计划、美术和程序。有些团队是文艺团队,策划和美术都很好,但是技术不是很强,最终的产品可能会有很多漏洞。我们认为我们可以支持这样一个团队。

今天,玩游戏需要两种能力,一种是艺术创造,另一种是工业化。哪个很重要?毫无疑问,它是第一个,因为是上帝欣赏食物,依赖天赋,而后者是可以买到的。

我们判断一个游戏是否是一个独立的游戏,或者它是否表达了独立的思想和个性化的风格,无论是书面的还是视觉的。

氪星:乙站会购买ip并回来为一些球队玩独立游戏吗?

张峰:我们还没有放弃为一些游戏团队回购知识产权的模式,但这不适合独立游戏,因为知识产权太贵,只能制成商业产品。

但是独立游戏有机会成为ip,它们必须孵化。事实上,玩独立游戏是知识产权的过程,因为它有自己的世界观、艺术风格、核心作战模式和创新。例如,可能有一个非常成功的独立游戏。将来,它可以被制成一个在线游戏并商业化。没关系。我们一直鼓励中国的独立游戏团队自己制作ip,不要使用别人的故事。

这三年可能是中国发展知识产权的最佳时机。为什么?外国知识产权的浪潮已经过去,用户已经触摸了他们应该触摸的东西,他们应该挖掘的东西也差不多了。然而,国内知识产权尚未得到发展。例如,在二度空间领域,郭曼没有大知识产权,没有特别的头脑,有些作品几乎不算数。我们可以清楚地感觉到,好的产品在中国仍然稀缺。

36氪星:b站和独立游戏之间的团队合作形式是什么?

张峰:我们有技术、人员和财务支持,然后是营销和分销方面的支持。乙站实际上玩独立游戏赚不到钱,但仍然希望中国用户知道世界上有许多有趣的游戏。

36氪星:那为什么在这个阶段做这样一件低回报率的事情?不用看数据,我知道独立游戏的arpu值肯定不高。

张峰:满足用户的需求是一个特别重要的需求。只要你有用户,其他人就会跟着你。用户是最贵的。

从逻辑上讲,游戏是内容的第一部分,游戏和我们的视频、专栏和直播都是内容的一部分。其次,它负责兑现。因此,为吸引用户,游戏还为站点B的整体业务逻辑提供内容是非常重要的。

我们认为,这是一个应该在早期尽早进入的市场。无论是在用户心中还是在创造者心中建立口碑,它都具有长期价值。目前,我们不是唯一生产独立游戏的公司。我们都是基于这种逻辑来做这件事的。我们没有无缘无故地做福利。事实上,这只是一个短期或长期利益的问题。它主要在战术层面实现还是在战略层面实现长期规划?

氪星:在过去的两年里,许多游戏制作人最想去B站。为什么?

张峰:我认为大多数游戏从业者首先是玩家,这是第一次。其次,作为专业人士,我们过去做的许多事情并不意味着我们在内心喜欢他们。

大多数时候,你会情不自禁地随波逐流,但你的内心知道这是错误的。但突然有一天,我告诉你,你可以去一家公司,最终跟随我的心。你愿意吗?我当然会。

游戏开发也是如此。在过去的十年里,你一直努力工作,但事实上你很沮丧。当你下班回家时,你只在游戏机上玩游戏,从不玩你自己公司的游戏。你认为这是垃圾。但在工作中,这是你工作的一部分。你必须支持你的家庭。突然有一天,有人说你可以制造你想制造的产品。你选择哪一个?然后公司不仅会考虑你七天或三个月的收入预期,还会考虑长期情况,比如24个月。

当我们采访制片人时,一个特别重要的问题是,你想玩什么样的游戏?会有两种类型的答案,一些制片人脱口而出,我会做一把叉子叉一把叉子。他思考了很长时间,他的心一直和电影导演、作家一样,他有强烈的表达自己的欲望。

但是许多制片人说,你为什么不给我一个ip地址?显然这就是他谋生的方式。这并不意味着他不杰出。他的工业能力可能很强,但他在文学创作方面做不到。那我们就有选择了。

氪星:我们以前也联系过一些进行独立比赛的国内球队,但是我们经常面临的问题是,进行比赛的球队解散了,我们只能一个人去做。

张峰:你既有表达愿望的能力,也有表达愿望的能力。

今天我和团队开玩笑说,不要以为你读了300首唐诗就能写诗,不要以为你能弹吉他,在音乐的道路上取得巨大的成功,这是不现实的。例如,如果你失恋了,每个人都可以写几首诗,因为这是他内心情感的表达,但是你真的有可能成为一名诗人吗?没门。你的文学素养如何?你的背景是什么?你能继续生产吗?

此外,有些人只是认为他们很有天赋,我们最终依赖产品来说话。原则上,我们认为,如果中国的市场规模和用户规模真的很好,销售100,200,000台是没有问题的。但如果没有,这证明你不够胜任,你可能更适合一个非常大的商业游戏团队。

如果你有表达的欲望,并不意味着你有表达的能力。如果你有表达能力,并不意味着你真的能成功。这是一个更现实的问题。你的团队为什么会分崩离析?如果你真的管理不了,我们也认为这是一种表达能力不够。最后,当游戏结束时,你需要成为一个全能的人。

我不认为如果你有理想主义,那就意味着你最终会成功。

(照片:车站乙)

江西快三 500万彩票网 山西快乐十分 台湾宾果网址